给爱情时光的味道:我们用什么来爱女儿(2)

女儿不知道,在她10岁时,已经是两个有着几千万元资产大公司的法定继承人。我和丈夫的婚姻就这样有名无实地继续着。我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坏,常常莫名地发火,公司的人看到我都绕着走,怕被我骂。

一天,我正为一个到手的生意被别人撬走大发其火的时候,我的助理小刘对我说,“冷总,你不能总这样不冷静,时间长了,我们公司的人气会被你骂散的。没有人气,怎么会有业绩。我吃惊的看着他,这个硕士毕业生虽然很有才华、很受重用,可竟敢这样和我说话,胆量也太大了。

他毫无不畏惧的看着我,我的眼泪忽然流了下来。积攒多日的委屈、伤心都爆发了,小刘递给我纸巾,鬼使神差,我抓住了他的手,他也竟把我拥在怀里。比我小9岁的经理助理成了我的情夫,为了不让女儿知道,我在外面买了一套房子,和他住在一起。

我们一家人有了三个家,有女儿有爸爸有妈妈的共同的家,我和丈夫各自的家。女儿基本交给了保姆,我很少回家。我和丈夫心照不宣、相安无事,只有蓉蓉不知道她的家其实已经四分五裂。

每当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丈夫都尽量地讨好蓉蓉,答应她所有的要求,来弥补心理的不安。尽管我很谨慎,蓉蓉还是发现了我的秘密。有一次,蓉蓉到我办公室来,恰好刘助理正在给我按摩肩膀,蓉蓉没敲门就闯了进来,刘助理笑着说,蓉蓉来了,仍然继续给我按摩。

蓉蓉跑过来,一把推开他,涨红了脸说,“不准你碰我妈妈,不要脸!臭流氓!”刘助理很尴尬的松手走了出去。我批评她,蓉蓉,那么不懂事,妈妈肩膀痛,叔叔帮助妈妈按摩,你想些什么。蓉蓉看着我,“妈妈,你别以为我小,什么都不懂,我早看出来了,这个刘助理不是好东西,你以后不要理睬他,他对你别有用心。

我吓唬她,“胡说什么,他是妈妈的助理,是同事。女儿的眼睛看着我,“妈妈,你敢说他是好东西,我看到他好几次对你动手动脚。等我告诉爸爸,把他给炒了。

我看着女儿,已经读初二的女儿,长成大姑娘了,个头比我还高,饱满的胸脯,婷婷玉立。我说你要敢在你爸爸那儿胡说八道,我再不理你了。女儿深深的看着我,一句话不说,转身跑了。

从那天开始,蓉蓉变了,变得沉默,很少说话。吃完晚饭,就一个人关进屋子里听音乐,山摇地动的。我敲门,她也不开,只是用更响的音乐来回答我。

2003年6月的一天,蓉蓉班主任给我电话,说让我到学校去一次,有事跟我谈。我说我很忙,能不能在电话上谈,老师说不行,必须到学校谈。我只好去了学校,班主任老师是个中年妇女,她告诉我,蓉蓉这段时间成绩急速下滑,而且和一个高年级的男同学非常要好,上学放学一起走,还在校园里公开接吻。

还说那个男孩成绩不好,已经决定放弃中考,这样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老师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女孩子,别惹出事来。一旦出事,会给她一生造成伤害的。

你务必要关心关心女儿。这种事情不能亡羊补牢,要在狼来以前把门关好,否则后患无穷。我知道老师的意思,心里害怕极了,可嘴上还是说,“老师,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一定做好她的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