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与银河帝国之转型时代:先活下来再聊理想吧

2000年的时候,杜琪峰进入向华强的中国星担任COO,也就是制作总监,所以在这个时期杜琪峰既是银河映像的老板,同时也是中国星的行政人员。 对于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合作方式,杜琪峰的解释是,“想让银河能有多些资源,减轻一些债务。对此,向太陈岚则直白得多,她说,当时是因为杜的公司陷入了财务困境,所以才找向生帮忙,而向生看好杜琪峰的制片能力就答应全力支持了。

所以事情很明显,银河映像公司发展前期虽说在业内拥有了相当良好的口碑,但真的没赚到什么钱,此时入职中国星实则是无奈之举。但杜琪峰可不是单枪匹马入职的,他带着整个团队入驻了中国星。 真正的动作模式应该就是杜琪峰先选好向华强认可的题材再从中国星拿钱来制作电影,银河团队保证了自己的创作自主权,而向华强认可这种做法说明他才是真正的生意人,赚钱是第一目的,创作由谁主导根本就无所谓,所以双方的合作方式挑明了其实也就是代工啦。

这次合作,杜琪峰向观众证明了以往不是他不能而是不愿制作娱乐大众的商业题材,于是我们看到《孤男寡女》、《瘦身男女》、《钟无艳》这样完全去银河化的爱情小品,但电影就是既叫座又叫好的商业电影,虽然也有类似《男歌女唱》、《辣手回春》这样的莫名其妙的烂片,但总体来讲就是赚到钱了。

但就在赚钱的时候杜琪峰却带着团队在2002年离开了中国星,难不成杜琪峰跟钱过还不去,还是说向华强还是干预他的创作了?这些当然都只是我们这些外人的猜测了,但事情结果却告诉我们是杜琪峰当时是想到了一个在他们团队看来更好的融资方案,那就是进军证券市场!2002年,银河在港股上市,银河映像也成了香港第一家由导演主导的上市电影公司,想来杜琪峰和韦家辉当时自当是踌躇满志、壮怀激烈的,但终究干不过时势。2003年,北京首先爆发了非典疫情,很快香港也发展成为了重灾区,天灾啊,香港整个电影业自然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低谷,这样的情形与银河初创之时是何等的相似。

公司上市之际,杜韦二人踌躇满志,可惜又是生不逢时

公司很快陷入困境,不但没圈到钱,反倒因为上市而不得不接受另一个投资者——罗守耀的入主,这个香江"当铺大王"罗肇唐,的公子不仅是个典型的富二代,而且还在美国接受过专业的电影制作学习,他在2003年购入了银河映像的大量股份之后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就此入驻银河并担任了董事会主席,杜琪峰虽不乐意但也无可奈何。但强龙依然难压地头蛇,整个银河映像的创作团队都是杜琪峰一手拉扯起来的自然不会听命于罗守耀,罗守耀知道控制不了杜sir手底下的那一帮人,所以他在银河公司下又成立了一个子公司——影视视点制作。通过这个子公司,他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制作自己的电影,于是,自此以后银河的电影制作就由两个人分别带队负责,一个是以罗守耀为主的团队,另一个是以杜琪峰为首的团队,这种尴尬的情形一直持续到二人2007年,两人之间的矛盾实在无法调和了,终于分家了,不过这是后话了,就留待我们日后再聊。

2003年是杜琪峰和他的银河公司发展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公司不仅来了外来者罗守耀,同时又面临着接下来何去何从的选择。2003年,内地和香港、澳门签订了CEPA协议,全称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这个协议对港澳两地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不仅让内地和港、澳两地的经贸往来更紧密了,对于电影业发展的影响也非常大。

CEPA协议签订以前咱们内地每年规定只允许进口定额的外来影片,超过配额就别想在内地院线上映了。当时香港尚未回归香港电影当然也受配额限制,而在CEPA协议签订后情形就大不一样了,香港影片只要找几个内地演员整个“合拍片”出来就不用受配额限制了。对于身处低谷的香港电影来说这是个太好的机会,一时间众多电影人才纷纷北上,银河映像同样面临着坚守还是北上的痛苦抉择。

最具个人风格的“PTU”让杜琪峰获得了最佳导演,但依然不赚钱

“大只佬”这版现代的济公寓意深刻,但可惜内地观众没在大银幕上得见全貌

为什么说痛苦?因为杜琪峰非常清楚以银河坚持的黑色题材想要过内地的审查制度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变通转变风格又违背银河创立的初衷,怎么办?而且杜琪峰在困难的2003年却迎来了自己的创作第二波高峰,《PTU》、《大块头有大智慧》相继面世,前者为他赢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而后者更是获得了金像奖最佳影片的殊荣,他所追求的自我艺术风格已初步获得市场认可,此时转身投入市场拥抱实非杜琪峰所愿。无奈之下杜琪峰这个固执的电影人选择了第三条路,那就是开拓海外市场,走国际化路线,一定要将理想主义贯彻到底,但这个决定直接导致了他和公司创始人兼多年老搭档——韦家辉的决裂。PS:银河映像系列阅读量向来很低,但没法子,我个人实在喜欢,所以怎么也会写完的。

杜琪峰与银河帝国之1999:守得云开雾散,终于开宗立派杜琪峰与银河帝国之1999:枪火是妙手偶得还是水到渠成。

相关文章